痛定思痛

程獻

為出版一部美國華人查經班的資料,我們邀請了不同教會的同工寫出他們各自所在教會的簡史。這些教會都是由查經班發展而成,教會的初創同工基本上也是當初帶領查經班的領袖。但有些教會成立之後,或遲或早,或多或少地都出現了令人痛心的問題,有一部分原始同工帶傷離開了教會。

問題到底出在哪裡?似乎所有問題都與古今人類共同的罪性相關,但表現形態卻因人因時因地而異。正如聖經中刻畫的罪性,有亞當夏娃版、巴別塔精英版、山下民眾版、高帥掃羅版、偽善法利賽版;美國華人教會中不同群體的問題,也有各自的亞當版、精英版、民眾版、掃羅版、法利賽版。

下面這篇訪談,雖是某一個教會的問題,但問題的根源卻是普遍性的。我們期待透過這段話語,拋磚引玉,一起正視今昔往後海外及國內查經班和教會,可能重蹈覆轍的原因,並求聖靈引導我們回歸聖經,回歸十字架,前瞻並建立以基督為中心的生命共同體。(編者)

原始同工為何帶傷離開?

說到這兒, 便觸到了我的傷心處。

我們教會從查經班至今已有幾十年,原始的老同工們,有幾位還在附近,全部仍是我個人的好友。但是幾十年下來,一個一個先先後後都帶傷離開了這個華人教會。我們最後一次的大風波,才過去不久,傷痕未愈。離去的人大多參加了美國教會、遠庖廚去了。

我無法客觀,亦不夠視野斷定,我們的問題是否就是同類教會的通病。我的經歷只此一處。我還沒有找到解決根本問題的答案,恕我無法為文,只能將自己一井之見歸納如下,當你們以鳥瞰角度研究教會大局時,或可作一點小參考:

1. 教會之始,強調像查經班時期一樣,自立自主,不隸屬任何宗派。這究竟是好是壞? 既無傳統,無導師,又無規範遵循約束。幾位發起人(很多是來美後在查經班信主的)借來幾間教會的文獻作為參考,便擬出了自己的“家規”。

2. 順理成章,幾位發起人同時成了新教會的“家長”。只是不多幾時,人性必然,當初同心的幾位,彼此很快就發生衝突,各持己見,敗者出局。當然亦有因畢業因換工而他遷的。總之,淘來汰去,最後只剩下一位原始的話事“老大”。

3. 人去人來,老大強人有時又不只一個。一山數虎之時,便是各有隨從,各有威風,於是便形成了軍閥割據的局面。

4. 教會成員都是“精英”,自視超高。同工更絕大多數是留學之後才信主的,教會都是先有他們,為長為執,才有牧師,是僱主僱傭的關係。

5.“精英“教會的另一特徵是人才過“盛”。網路神學百科,駕馭自如,人人都是速成專家,能講能唱,聚會不論詩歌或講道,無不有聲有色,很受歡迎。臺上功夫,成了最大的衡量。教會長執們都是職場上的主管,多人的上司。他們很容易把職場規則照搬到教會,教會的治理,職場原則代替了聖經原則,把心中的“埃及”帶進了“迦南”。但我們在美國教會聚會三十年從來不曾遇見過這種事。反之,美國會眾似乎都非常愛護他們的牧者。五十年之久,此美國教會只有過兩位牧師。第一位退休後,第二位接上,至今亦己快三十年。與此同時,附近周圍後起的華人教會,則“政變”不斷,牧師換個不停。

6.先先後後離開教會的人,很少是無理取鬧,往往是生氣有理,甚而稱得上發的是義怒。這些退出的人,都是滿有恩賜,忠心得力的好同工。

7.這次闖了大禍之後,同工們們開始有點心虛,自信心有點動搖了,開始肯討教了。許道良牧師是越南華僑,七十上下,退休前是香港播道神學院院長。退休後住Seattle,名義上仍是Evangelical Free Church 的missionary。他曾輔導過不少北美出了問題的教會,很有經驗。我們的長執聞其名聲,風雨過後,特請他過來”出診”,輔導他們檢討已過,重新起步。許牧師冷靜,有智慧,難得博士們都服他,願意受他的教,教會還有希望。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