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無變有的神 — 基督徒會堂的歷史

屈越銘/梁銘時

一個說廣東話的查經班

1968年屈越銘受聘到啟蒙的電子業工作,我們就從Boston搬到北加卅。搬來不久在Mountain View(山景城)教會認識了幾位說廣東話的弟兄,於是在San Jose 大學附近開始了一個說廣東話的查經班。1969年港大請屈越銘去教書,到了1971年我們又搬回北加。那時查經班已增長到30人左右,弟兄姊妹多半沒去主日崇拜,當時San Jose還沒有中國教會,他們多半是學生,也不知道該去哪個美國教會。看我們搬回來,大家興奮的想開始自己的主日聚會。

教會的開始

自己開始主日聚會?談何容易!這無疑是要成立一個教會。1970年正值越戰,經濟衰退,工作不穩,弟兄姊妹又來自不同的教會,若成立教會該按照哪個模式?我們有來自美南浸信會的、有小群的、有長老會的、還有幾位剛信 主的。於是對開始主日聚會有負擔的,每週在一起禱告看聖經如何說的。同時也一同看些有關的書,如楊紹唐的 《教會路線》,倪柝聲的《合神心意的工人》等書。凡路過的屬靈長者、以及有治理教會經驗主的僕人如吳勇長老、寇世遠監督、曾霖芳牧師、林三綱弟兄等都請來指點我們。我們自已主日去Peninsula Bible Church聚會,Ray Stedman是他們的負責長老,另外一位長老Bob Smith為我們舉行週末講座。大家終於認定 “長老治會、信徒都是祭司、全教會一同事奉 主”這幾個原則,並照著 主的吩咐“使萬民作我的門徒”為教會宗旨。

1971年開始 主日聚會時,于力工牧師帶著 Berkeley 福音中心的弟兄姊妹一同來扶持我們。幾年後在于牧師的催促下、他為我們設立了二位長老。按著保羅書信,教會起名為Church in Christ,又為讓很多由外地遷到矽谷的同胞便於找到教會、就加上了Chinese,簡稱CCIC,中文是“基督徒會堂”。

教會長執的設立按《提摩太前書》3章為準則,觀察他(她)事奉的心態 :「羨慕善工」並經過負責弟兄姊妹長時間的禱告、仰望聖靈的顯明,就約那位有心事奉主的弟兄或姊妹一同禱告,經同意參與事奉後,約他們夫婦一起談。他們夫婦同意後,先在禱告會、然後在團契、最後在主日崇拜宣佈教會有意約請某某作執事或長老,任何人反對或有意見的,可以分別和長老們談。3個主日連續如此公佈後,沒任何人反對所提名的人,就定下某主日按立他們作教會的同工。

全民皆祭司

基督教論壇報曾刊登一篇〈我不是弟兄、我是牧師〉為題的文章。作者因為一位弟兄在按立成牧師後,有“階級”觀念而痛心。作者說新約使徒書信中多以“弟兄”相稱,這關係是何等的親、何等的深遠。他引用《彼前》2:9“唯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展,是屬 神的子民,要叫你們宣揚那召你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每個重生得救的人都有祭司的身份和職責。

這正是基督徒會堂的理念:全民皆祭司,人人參與事奉,彼此在所領受的恩賜上配搭,沒有聖職人員與平信徒之分。為積極鼓勵弟兄姊妹全時間事奉,教會設有奉獻團契。那些當初團契的成員們,現在早已分散在不同的教會和宣道工場上了。

植堂卻不是宗派

1982年San Jose聚會的地方不夠用,幾次向市政府交涉擴建都被否決,有人說應搬到更大的地方,有的說該去別的城市植堂。經過禱告與討論,覺得 神要我們走“小家庭”的模式,家小容易彼此識關心、扶持幫助,又可以提供弟兄姊妹更多事奉與學習的機會。當時幾位在Stanford大學的弟兄姊妹希望我們往北植堂,而我們自己也要搬到 Palo Alto住,於是租下YMCA的健身房開始主日聚會,週五查經班借用附近一家長老會,禱告會就在我們家。

在擴建和植堂的討論中,我們認定另外開始的教會和原會堂是姊妹而非母女的關係,不是宗派,甚至鼓勵他們另取別的名稱。開始時原教會給所植教會一些經濟上的支助,行政治理上完全獨立,只是每3個月各會堂同工在一起分享、彼此學習、彼此代禱。我們既然都是君尊的祭司, 神必按祂的智慧引領我們在不同地區宣揚這位召我們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

不久前一位開餐館的弟兄夫婦請了北加州六個基督徒會堂的同工長執和家人吃飯,整個餐館擠滿了二百多個大人、小孩,看見這光景,心中不斷的讚美 主。神祝福了5個人開始的查經班,40幾年後興起這麼多人事奉祂。更無法計算有多少人進入 神的國度是因不同人的擺上、使生命得改變、全家蒙福。祂真是使無變有的 神!

 

附註:植堂的年代

一、1971年二月十四日 / CCIC-San Jose 第一次主日崇拜,定名為「福音中心」在San Jose第十街。
1974年十二月以基督徒會堂,Chinese Church in Christ 向聯邦政府註冊。
1975年八月搬進Newport … 繼續閱讀

Read More →

波士頓華人查經班(BCBSG)的源起

莊祖鯤

1959年MIT成立

boston04

依據早期的資料,波士頓查經班應該是在1959年左右在麻省理工學院(MIT)成立的。當時是由一些來自台灣在MIT讀書的基督徒自發性地開始的,也有一些來自香港的學生參加。聚會地點就在MIT校園內,但是參加的人還包括來自哈佛、波士頓大學(BU)、波士頓學院(BC)、東北大學等不同學校的學生。所以從一開始,這個查經班就是一個跨教會、跨學校的學生團契。而當時在波士頓只有一間於1946年創立的紐英倫基督教會,這是由幾個美國宗派協助下,以唐人街老華僑為主的教會。而在查經班剛開始的階段,蔡錫惠牧師、譚雅各牧師等人都曾協助這個查經班。

查經班的大家長嚴開仁長老

boston02

然而,在哈佛大學牙醫學院任教的嚴開仁長老,才是這個查經班的大家長。許多查經班的姊妹,都是從他家裡“嫁出去”的。嚴大夫(早期學生們都這麼稱呼他)的兒子Steve還清楚的記得,特別在過年的時候,他們家就成為眾多遊子的家,也一起慶祝嚴大夫的生日。1962-64年嚴長老夫婦去台灣短宣,之後他們又先後去香港、廣州等地教學。然而只要他們回到波士頓,嚴長老總是盡可能參加每週查經班的聚會。

特別是嚴大夫在80年代初期,放下哈佛大學教授的身份,去香港在“水上人家”族群中帶職事奉時,在他周圍的同事和查經班弟兄姊妹間,引起極大的震動。

劉清清還記得很清楚,嚴長老夫婦為了學廣東話,有一年之久每周一次到他們家。嚴大夫是以“自助宣教”的方式去的,所以也在港大牙醫學院教書,創立了港大的齒顎矯正科(Orthodontics),並訓練了許多廣州、北京、上海、武漢、成都的醫生。他後來又去了廣州教書三年,直到因為中風才返回美國。因此,對查經班而言,嚴長老不但是“族長”級的大家長,也是查經班成員的屬靈典範。

投入教會

隨著時間的進展,大環境也有了一些變化。首先,1961年譚雅各牧師創立了波士頓第二間華人教會─波士頓華人佈道會,查經班中一些講粵語的學生很自然地就投入其中。1969年焦源濂牧師來波士頓,在嚴長老的的協助下,創立了波士頓第一間國語教會─波士頓聖經教會,其中主要的骨幹同工,也多半來自查經班。所以,目前大波士頓地區80年代前後建立的教會,在草創期間,都有查經班成員的投入與支持。

正式改名

boston01

然後從1969年開始,查經班不能在MIT校園內聚會了,因此就輾轉在劍橋地區幾個不同的美國教會聚會過。到了1975年,查經班才“定居”在拿撒勒人教會(Church of Nazarene),直到如今。查經班也正式改名為“波士頓華人查經班”(Boston Chinese Bible Study Group,簡稱BCBSG),但是一般人都稱之為“劍橋查經班”。也是在70年代中期,查經班先後成立了粵語組和英語組。

波士頓查經班也常常與新英格蘭地區各州(麻州、康州和羅德島)的學校查經班有來往,特別是合辦一些營會。由於波士頓查經班人多勢眾,因此也起了“領頭羊”的作用。

查經班的成長起伏

boston03

但是查經班的成長,也隨著外在的環境之變遷而起伏。孫蔚信(Windsor)與何美玲(Marilyn)夫婦在1970年代初期由香港來波士頓讀書,也是查經班的活躍份子。孫蔚信回憶,1973年可能是查經班的低潮期,有一段時間聚會人數只有20多人,禱告會人數甚至不到3人!然後有同工提議要傳福音,於是從粵語組開始,就特別成立了福音組。到1977年,查經班每次聚會有3語、6組(三種語言都有福音組),聚會人數有時超過100人!其中也包含一些已經畢業的專業人士。因此,80年代初是查經班的鼎盛時期。

但80年代也是查經班發展的分水嶺。在1985年聚會人數有時降到30人左右。其中的原因,除了學生的流動性大以外,同時在這段期間,波士頓地區又成立許多新的華人教會,以至於許多查經班較資深的同工,分別投入各教會的事工之中。加上查經班並沒有固定的屬靈導師來指導他們,以至於查經班的質與量都有很大的起伏。

1986年使者協會的陳約翰牧師來到波士頓,在他的輔導下,查經班又漸漸穩定下來,在1990年代初期,聚會人數約維持在70-80左右。但是同時,來自中國的訪問學者及學生日漸增加,因此MIT的學生當中,來自台灣的陳琪芳、香港的胡文聰與美國的弟兄Steve Amato就再度成立一個專以中國學生、學者為對象的MIT查經班。迄今,這個查經班人數一直維持在20人上下。

然而到了1990年代末期,當陳約翰牧師離職之後,加上查經班的英語組和粵語組相繼停止,查經班又進入一個新的轉型期。目前波士頓查經班只有國語組,並以專業人士為主,聚會人數在30人上下。重視查經的訓練及門徒造就,是這個查經班的特色,並由莊祖鯤牧師和劉真光師母作他們的輔導。

50多年來

50多年來曾有許多名牧有如過江之鯽,在這個查經班留下他們的痕跡─如陳喜謙、焦源濂、李秀全、俞繼斌、鍾志邦、艾得理、Elizabeth Elliot等人。也有些學生先後走上全職事奉之路─如李卓民(Raymond Lee)夫婦、許震毅夫婦、陳景吾夫婦、區永亮夫婦、吳立賢(Shelby Adhikari)、馮陳文婉(Christina)、許事天、黃維菱、梁國恩、鄭立宏夫婦等人。但是,有更多的人─如丁同甘、孫蔚信、盧宗孟、朱心然、劉清清等等(不能逐一述及)─卻是在這裡信主,或受造就與裝備,如今在港台及歐美世界各地忠心地事奉。回首既往,我們豈能不為神奇妙的作為讚嘆與感恩?

 

 … 繼續閱讀

Read More →